楔子

“半妖?”

“就是半妖呀。”

……

十六夜站在桥头,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很是心酸。

秋末的风有些凉。

人群中,一个小男孩在其间穿行。

只见他穿着一身红色衣袍,赤足踏地,一头银发与头上的两只银耳同周遭的人群格格不入。

他在抢一个竹鞠,那是母亲见其它孩子玩耍时亲手为他编制的。

而那些孩子几乎都不会同他玩耍。

……

小小的身子在人群中央来回的跑,接到竹鞠的人见罢,顺手便将那竹鞠丢向一边,口中还不停的念叨着“半妖”二字,甚是厌恶。

随后他又往那个方向跑去。

……

时至黄昏,行人渐渐稀少,他抢到了竹鞠。

却在高兴回眸之时,只见人群一个个的离去。

他们不会接受他,所以自然也不会同他玩耍。

他收敛笑容,向桥头望去,看到了自己的母亲。

母亲很漂亮,一直都很漂亮,也很坚强。

她曾是一城公主,如今却沦落至此,做了一个歌姬。

他丢下竹鞠,向母亲奔去,扑倒在母亲的怀里。

“娘亲,半妖是什么呀。”他问。

十六夜没有回答,只是把他抱紧,然后流下了眼泪。

“犬夜叉,对不起,对不起。”

……

人们常说,人在临死之际,眼里会浮现自己度过的一生。

那些画面会如影片一般的闪过,而那就是你曾经活过的证明。

十六夜不同,她的脑中不光只是闪过她自己的片影,还有很多人的一世,也包括他的一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