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归

我预想过千万次遇见你的场景,没有一次不使我期待……

顾典,我们又要见面了

海市致心酒店,老板办公室。

“今年向小学的捐款已经落实到学校了,这几年的学生人数有了明显的增加。各项基础的教学器材我们也已经委托了专业的教学采购正在进行当中。”

林深向他面前的这个男人详细的汇报着工作。

他背对着,坐在老板椅上,没有开口说话。

林助理知道这是让他继续说的意思,稍稍顿了一下。

“另外,校长说,非常感谢老板对教育事业的支持,他和学生们都会带着对沈总,对致心的感激努力的做好。还有,校长非常希望您能亲自去一趟学校。”

“她呢?”也许是迫切想要知道她的消息,这两个字听起来颇像质问般。

“我了解到顾老师已经不在小学任教,三个月前回了海市。”

“在海市?”沈未意掩饰不住内心的欣喜,竟连语调都微微上扬。不过马上又正经起来,一边说话,一边抬起手摸了摸西装袖口,“去帮我找一下她的消息。”

“是。”

林助理从办公室出来微微得松了一口气,里面的这个人,他着实佩服,三年前接手了父亲留下的烂摊子,现在能把致心这么大一盘棋走的如此稳,也是不得了的。

他天生带着一种气质,骨子里透的骄傲却不轻易展示与人前,透过眼镜,凌厉而深邃的目光总是在与人交谈时总是让人不自觉臣服。

林助理甩了甩头,兀自走了。

办公室里,沈未意绕着沙发走了好几个来回,听到她在海市的消息,他竟然是这么高兴,就仿佛她就在他身边。

想着想着嘴角微微扬起,满脸笑意。

他从西装裤里掏出手机往家里打了个电话,嘱咐司机今天早点将方澄接回家。

顾典翻了手机通讯录足足有半个多小时,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自己的手机号虽然三年里从未换过,但毕业后也再没有给她们打过电话。

这样突兀,她总觉得不好。但她的确需要帮助,工作还不确定,宾馆也不能一直住着。

回海市一周,她一直都住在宾馆里。

她赌一把,给陶安安连打了两个电话,都没通。

最后一次,终于通了。

没等顾典开口打招呼,陶安安就劈头盖脸把她一顿骂:“我说,姓顾的,你心挺狠啊,一没消息就是三年。三年里你主动给我打过一通电话么?啊!我她妈看它响了三次我才敢接。你是修仙呢还是历劫呢啊,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还是说您老早就飞黄腾达,走上人生巅峰了瞧不上我这普通人?你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么!微信,微博的状态就跟死了一样。顾典,你这个人,太狠了。”

“安安,对不起。”

三年来第一次听到顾典的声音,陶安安不禁身体颤了一下,从不轻易说对不起的顾典竟然向她陶安安说了这句话,她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却还是忍不住打趣她,算是报了这三年的仇。

“哟,我这是听到啥了,难能可贵啊。”

顾典被陶安安说的不知所措,刚想说的话,生生都咽了回去。在她犹豫不决准备挂的时候,陶安安突然正经起来,带着几分严肃的口吻说了一句:“典典,我们见一面吧。”

“好。”对陶安安,她没什么隐瞒了。

她承认,陶安安,是她唯一能依靠的人。

“我说,终于舍得见我啦。”陶安安先开口。

果然,只要是有她在的地方,必定是第一个说话的人,她就是有这般自信。在顾典看来,这就是她陶安安的魅力。

“我,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你……对不起。”

“哎呀,行了。你顾典的对不起这么不值钱的么,别老是说来说去的。我可记着了,你这次欠了我一笔,不急,慢慢还。”

陶安安说完,转头望着窗外,瞧见了陆言,还有一个女人的背影。她猜到,那个人应该是论坛上说的那个未婚妻。

她回过头,看着顾典,“典典,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

顾典一听,忽地抬起头,虽然当初打给安安目的绝对不止叙旧这么简单,这一点陶安安也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直接。

三年了,她陶安安还是对顾典这么了解,原来在她还没开口的时候,她就全部洞悉了。陶安安还是三年前的那个陶安安,那个不会让顾典尴尬无措的陶安安。

只是,顾典早就不是那个顾典了,从她爸爸从二十层楼高的天台纵身下跳的那刻起,就再也不是了。

晚上沈未意回家,看到方澄闷闷不乐坐在客厅沙发上,餐厅的餐桌上摆着做好的晚饭,有方澄最爱吃的糖醋鱼,却一点没动。

他笑着走到方澄旁边,摸了摸他的头,顺势蹲了下来。“这是怎么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