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被赶

枯藤老树下有一间猪舍,猪舍里有两只大肥猪叫得欢。

猪舍旁边有一间茅草屋,屋里的人吵得欢。

吵死了!温暖脑仁疼,想睁开眼睛,却一阵阵晕眩袭来。

“我不管,你们现在就得将这个晦气的瘟神丢出去,不然就别住这柴房了!

老头子,你管一管!你不管以后你有脸面对温家的列祖列宗吗?!”一个头戴银钗,皮肤有点白,两额略高,眼睛有点倒三角眼,嘴皮子很薄,身穿锦衣襦裙,一看就是不好相处的妇人声色俱厉的道。

大夫说这个瘟神如果今晚醒不过来,那就得准备后事。

她的大孙子下个月就要成亲了,她绝对不能被这个晦气的家伙冲撞了她家大孙子的喜事,坏了大孙子的运道,他将来还要考状元,当大官的。

再说她早就想赶这晦气的一家子走了!

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会错过。

温老爷子听了自己平妻的话,他走到床边,探了一下床上的女孩的鼻息,若有若无的。

他心里一慌,真担心她就这样死了,然后冲撞了亮哥儿的喜事,坏了老大家的运道!

看看老四家的前途都被她拖累,他看向自己的正妻:“桂枝,暖姐儿快不行了,这都快断气了和死人有什么区别?你赶紧席子一卷,将人丢了吧!你也不想一家子都被她连累死吧?”

“老头子,一家人都是福祸相依的,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再说这也是你的孙女啊!活生生的一条人命,你怎么这么狠心说丢就丢?我不丢!

暖姐儿福大命大,绝对不会有事的。我们在这柴房里不出去,三个月内都不去上房,绝对不会冲撞了你的大孙子!”一个满头花白,身形瘦削,脸无二两肉,一脸皱纹的老妇人抹泪道。

那可是一条人命,不是一块肉,他怎么说丢就丢!

“爹,我求你了,不要丢暖姐儿,暖姐儿不会有事的,这么多年她都熬过来了,这次她也一定会没事的。你不要丢了她。

我保证接下来的日子我们绝对不踏出柴屋半步!不会冲撞了亮哥儿。”吴氏跪了下来红着眼睛道。

她的暖姐儿太命苦了。

站在角落里的两个孩子见自己的娘亲跪了下来,也跟着跪了下来,拉着温老爷子的裤脚哭着道:“爷爷,不要丢了三姐,她一定会好的!我们都不出去,以后都不出去!”

“对,我们不出去,不会冲撞了大哥哥的!求爷爷不要丢掉三姐。她不会有事的!”

“不行,这事没得商量!你们不出去,又不代表她不会死!难道死了还一直留在屋里吗?死了就是晦气!

你们这些黑心肝的就是见不得我们好,想害亮哥儿考不上状元,害温家永远都出不了头!”朱氏一脸阴鸷的瞪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连胸膛都没有了起伏的女孩。

这明显就要死了!

“不要,不会的!爷爷,不要丢姐姐,她不会死的……。”

“老头子,你的心是肉做的吗?暖姐儿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啊!你怎么这么狠毒!”

“这……”温老爷子看着两个孙子哭得满脸眼泪,有些犹豫。

他也不想当个狠心的爷爷,做这缺阴德的事啊。

可是大孙子的运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