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许青禾

昏暗的房间内,只有一盏白色的台灯散发着微弱的光。借着微弱的光,能看到桌面上胡乱的摆放着几堆书、一些写满了字的手稿、还有一本暗着屏的电脑。书本、手稿都凌乱的随意翻开着,连同地面上也掉了一些,全然一副被小偷拜访过的景象。

紧挨着桌子的是一张可滑动的椅子,而椅子上面,是一个盘着腿趴在桌上睡得正熟的女生。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体恤,头发凌乱得像是鸡窝,乱糟糟的一团。脸下压着几张纸,上面也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

“咚咚咚!”

房门响起大力的敲打声,像是有人在用拳头敲打着一般。声音很大、很急切,并且一直都没有停下的迹象,吵得女生动了动脑袋,不耐烦的咕哝着:“妈,你忘记带钥匙了吗?”

没有声音回应她,而敲门的声音还在继续,她终于被吵得不耐烦的抓了抓头发,直起了身子。但是因为长时间的盘着腿,枕着胳膊睡觉,导致她一动手脚就发麻,像是双脚废掉了一般。

“额,下次再也不这样睡了!”

她再次说着每天醒来都会说的这句话,双手互相揉着缓减发麻的感觉,并试探的把发麻的脚放下,静静的让它恢复知觉。

敲门声还在继续,而且听动静似乎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急促,似乎对方也越来越不耐烦了。

许青禾有些纳闷,她这里除了她妈妈以外,基本不会有人知道,而且妈妈昨天才来过,怎么会有人找上门。

脚恢复了些知觉,虽然走着还是有些不言而喻的酸爽,但是她还是起身去开门。

“谁啊......”

她边拉开门边说道,却在看到迎面而来的拳头时噤声。

“小景?”

她看向扶住门框的男生,他低着头,微长的头发让许青禾看不清他的表情。是他一直在敲打门,那只手都已经敲打得骨节处破了皮,不断的泛出血。

已经有几个月没有见过的弟弟突然出现在眼前,许青禾本该欣喜的,但心里却莫名有些慌张。

“你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不接电话啊?你知道我打了你多久的电话吗?为什么不接啊?为什么关机啊.....”

她还来不急问他出了什么事,就被他抓住肩膀,他力气大得惊人,抓得她很疼。他声嘶揭底的喊着,声音嘶哑得让人心疼。

许青禾这才注意到,弟弟清秀俊朗的脸庞上满是泪水,那双好看的眼睛也满是血丝,红肿不已。

“出......出什么事了.....”

她听到她十分艰难的问出这句话。

她不敢动,甚至有些害怕!

许景言松开了手,红着眼眶看着面前自己最崇拜的姐姐,这一时间,他竟觉得自己很恨她。

“妈妈.....出车祸了,你知道吗?她是从你这里回去的时候出事的?可是怎么都打不通你的电话,我只能从泸市连夜赶回来。我坐了七个小时的车赶回来,也来不及见她最后一面.....”

“你为什么不接电话啊,如果你接了电话,她也许就不会死了。不,如果你昨天送她回去,她也不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